中国基层党建网 欢迎您的访问! 当前时间:
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党建 > 青年党建 > 怀念三姐陈联诗

怀念三姐陈联诗

发布日期:2020-03-10 16:52 来源:中国基层党建网 作者: 陈人熙
点击量:

   清明节又快到了,我不能回到岳池县中和镇,在三姐陈联诗的墓前,为她献上一束鲜花祭奠她,仅以此文表达我对三姐陈联诗的无限追思和深切怀念。

位于岳池县中和镇的廖玉璧烈士、陈联诗同志墓园

(摄于2019年8月)

  三姐陈联诗,就是红色经典著作《红岩》中“双枪老太婆”的原型人物之一的陈联诗。她又名陈玉屏,1900年出生于川北道顺庆府岳池县资马乡罗渡溪场(现四川省岳池县罗渡镇)一个书香世家,是川东华蓥山游击纵队的主要创建者与领导者之一,多次参与并领导华蓥山武装起义,为中国近代的革命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解放后因“阶级立场不稳”被“劝退”出党。1960年7月23日因病去世。1982年,重庆市委与重庆市妇联为陈联诗平反并恢复党籍。

1958年的陈联诗

 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,我刚刚10岁,三姐陈联诗49岁。我永远都记得,在1951年秋季,是三姐陈联诗亲自带我到重庆市妇联附近的“存心堂小学”报名,让我重新回到学校读书,给了我人生的知识和力量。

1937年陈联诗从万县监狱出狱后在西山公园的留影

  如今,新中国已经成立70周年了。我深知,我们伟大的祖国能有今天的繁荣昌盛、兴旺发达,人民能够安居乐业、幸福生活,那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,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们。

华蓥山“双枪老太婆”的塑像

  三姐陈联诗,更是我一生崇敬和学习的榜样。

  陈联诗其实是我的堂姐,她的父亲陈逵远和我父亲陈余远是同胞亲兄弟,因她排行老三,所以我们习惯称她为“三姐”。陈联诗的丈夫廖玉璧1935年在岳池县城牺牲时,我还未出生,所以我与堂姐夫廖玉璧未曾谋过面。

廖玉璧、陈联诗曾活动过的岳池县中和镇码头(摄于2019年8月)

  解放前,三姐陈联诗亲身参加了华蓥山地区从1926年至1949年三次武装起义,其参与领导的华蓥山游击队牵制了反动军阀“围剿”红军的大量兵力,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廖玉璧、陈联诗曾在岳池县齐福乡魏家沟一带开展革命活动(摄于2019年8月)

  三姐陈联诗的丈夫廖玉璧在1933年发动川北农民起义,反对盘踞川北军阀罗泽州。1935年2月21日廖玉璧被军阀诱捕,关押在岳池县城南门万寿宫,狱中给陈联诗写了绝笔书,两天后的2月23日就义。敌人将廖玉璧的头砍下,用竹竿穿着在城里游街示众,后来又将头颅挂在南门城门洞上的木笼里。三姐强忍悲痛,托亲友去收尸。二姐夫魏寿周(陈联诗亲二姐陈人福的丈夫,是当时岳池县齐福魏家沟大粮户,廖玉璧、陈联诗多次在他家开展革命活动)花50元钱,找人盗走遗体掩埋在家乡。此后,她抑悲痛、继遗愿,练就一套两手能同时射击的好枪法。小说《抓壮丁》的作者、原文化部副部长吴雪(岳池县普安镇人)说陈联诗不单会打双枪,还能单手在脚腕里换子弹,因此在华蓥山区有着“双枪老太婆”的美誉。

廖玉璧在岳池县城万寿宫狱中写给陈联诗的绝笔书碑记

  陈联诗和工农大众二十多年的武装斗争,在敌人的血腥屠杀中咬紧牙关坚持下来,使华蓥山这个毗邻重庆的战略要地,一直成为插入敌人心腹地的一把利剑。

陈联诗参与岳武起义的碑记

  陈联诗的光辉之处,不光是基于好枪法,也不光是传说中的那种“女侠”风貌。她既有中国妇女传统的美德,又有一个特殊时代优秀女性的特性。她没做过生意,但为了游击队的生存,她在重庆开服装店,当船老板、办运输,每次都大有收获。敌人将她逮捕入狱,她没有屈服,还在狱中开展各种形式的斗争。她深爱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女(廖亚彬、廖宁君),可为了革命却长期骨肉分离,尤为可贵的是当廖玉璧牺牲后,在游击队主力被打散,又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时,她强忍悲痛,毅然重上华蓥山整顿队伍,发誓要将丈夫未完成的事业进行到底。

2019年当地干部群众为廖玉璧烈士、陈联诗同志墓敬献花篮

  只要是党交办的任务,她想方设法都要完成,尤其是为党做了大量的统战工作。解放前夕,她率全家在重庆,担任川东临委直属支部书记,按党的要求积极开展营救渣滓洞地下党员和革命进步人士的工作。我的一个隔房(血脉较近)哥哥陈人望是国民党国防部第四财务少将处长,他与国民党特务头子徐远举私交很好。于是,三姐陈联诗与她女儿廖宁君找到陈人望,希望他能通过徐远举救出被捕的地下党员徐庶声,并劝说陈人望起义投诚。几天后,地下党员徐庶声就被释放出来了,逃过了后来的大屠杀。当三姐她们再次努力筹集黄金,准备作营救其他地下党员的经费时,不料敌人提前实施了大屠杀,营救失败。陈人望在三姐的统战工作下,没有跑去台湾,于1949年12月在成都参加起义投诚。

2019年8月8日陈联诗的长外孙林民涛(左一)

在岳池县齐福魏家沟讲述陈联诗当年的革命故事

  我姐夫吴明海(江西人)是陈人望大学同学,原在西北空军工作,后又在南京“介寿堂”任总经理。“介寿堂”是国民党高级官员活动中心,陈立夫、陈果夫经常在那里活动,与姐夫很熟,也信任他。1949年10月,陈立夫来重庆,住在重庆上清寺交通银行重庆分行经理吴邦夔家中。姐夫吴明海去见他,陈立夫当时要曹圣芬(蒋介石的机要秘书)替吴明海安排三张飞往台湾的机票。那时姐夫吴明海思想有点动摇,三姐与廖宁君极力劝阻他不要走。三姐深知姐夫吴明海和陈立夫、陈果夫有感情,要走的可能性很大,她让我姐姐陈人秀密切监视姐夫的一举一动,还耐心地说服、忠告我姐夫留在共产党这边是有发展、有前途的。后来,吴明海说:“是三姐在我彷徨时,引我走上了光明大道。”解放后,姐夫吴明海在重庆39中学教书,在各次运动中也受到了冲击和不公待遇,但后来也落实了政策,还当上了重庆市南岸区政协委员。

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

陈联诗从华蓥山撤退到重庆,与长外孙林民涛的合影

  解放前,我父亲陈余远(陈吉庆)在世时,在岳池县罗渡溪场做生姜批发生意,三姐陈联诗动员我父亲在罗渡街上办了一家旅馆,方便“自己人”活动。我大哥陈人义(过继给三姐父亲陈逵远以续香火)也利用在罗渡当小学教师身份作掩护,为游击队做联络工作,当时我家就成了华蓥山游击队的联络站。后来受三姐株连,1935年陈人义在罗渡被反动军阀暗杀。我父亲也因此在岳池坐过监狱。1941年,我两岁多时父亲就病故了。我和母亲就此失去了生活来源,只有去重庆投奔了我的姐姐陈人秀和姐夫吴明海。

解放初期的陈联诗

  记忆中,三姐陈联诗外貌端庄,浓眉大眼,常着一身灰色的双排扣解放装,头戴一顶呢帽。她对人热情、善良,内心刚毅、勇敢。

  三姐陈联诗先后在重庆市妇联任生产副部长、重庆文联任专职画家,她的竹帘绘画深受外国友人喜爱,经常出口,为国家赚取外汇。

1958年陈联诗调到重庆市文联做了一名专业画家

  1950年,解放初期,姐姐陈人秀和姐夫吴明海没有了正式工作,生活困难,我就无法上学了。当时三姐陈联诗在重庆市妇联工作,因工作地离我姐家只有十多分钟路程,所以经常过来看我们。有一次,她过来看见我没有上学,就问我姐:“为什么不让人熙上学?”我姐无奈地说:“没钱!等人熙再大点儿,送她到沙坪坝国营棉纺厂当童工。”三姐立刻说:“上小学,用不了多少钱,学费我出了。”于是,1951年秋季,三姐亲自带我到离妇联和姐姐家都很近的“存心堂小学”报名,我终于又重新回到了学校。

党员干部到廖玉璧烈士、陈联诗同志墓园接受革命传统教育

  刚解放的重庆,百废待兴。那时重庆的“中学”特别少,为了让更多的孩子能上中学,很多中学都实行半日制。1953年,在三姐陈联诗的支助下,我顺利读完了小学,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重庆全日制住读中学——重庆市第六中学(前身是创立于1891年的“重庆市求精中学校”)。这所学校离三姐工作单位重庆文联特别近,三姐经常到学校来看我,并鼓励我说:“不单要继续把学习搞好,还要争取入团、入党,有了组织的关爱才会更好、更快地成长。

1995年根据陈联诗的回忆录编著的《“双枪老太婆”陈联诗自述》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(左),2001年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《真实的“双枪老太婆”陈联诗》(右)

  当时,我知道三姐因为种种原因已被劝退出了共产党,三姐本来就很委屈、难过和郁闷,但三姐意志没有消沉,依然选择在逆境中坚强生活、工作着。从被劝退出党的第一天开始,她就没有放弃过党,一遍遍重新写《入党申请书》达42份,她相信党、热爱党,对党不离不弃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还给我这样的年轻人指明方向,使我心灵受到很大震撼。在三姐政治思想启蒙教育和感召下,我先后加入了中国少先队、共青团。

机关党员到廖玉璧烈士、陈联诗同志墓园开展主题党日活动

  1956年,我又被重庆第六中学(当时校长是杜贵文,女,广安人,中共地下党员)保送到重庆第一机械工业学校(当时的军工学校,现为重庆理工大学)读书,虽然不用交伙食费,但学杂费和零花钱还是由三姐和我姐共同负担,每次我姐给1角至5角,三姐会给5角至1元,都会比我姐给得多些(我姐没有正式工作,孩子又多,经济困难)。

廖玉璧、陈联诗的革命精神一直影响着后人

  1959年毕业后,我被国家统一分配到了哈尔滨国营四二三厂(军工厂)工作,临行前我到三姐单位与她告别,感谢她多年来的关心和帮助。三姐亲切地询问我:“有路费吗?”我回答说:“由学校统一安排管理,有带队的,不用交路费和伙食费,也不需要花什么钱。”听完后,三姐还是往我衣服兜里硬塞了三元钱。我就带着这三元钱出发,走上了革命工作岗位。

  1968年,我作为军人家属随军调到了沈阳,在辽宁省标准计量局工作,后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86年又随爱人卢尚君转业到四川省德阳市标准计量局工作,直到1994年退休。也就是说,没有三姐陈联诗,也就没有我的今天,我很感激她,怀念她……

2003年10月本文作者陈人熙(左一)

与廖玉璧、陈联诗的儿子廖亚彬(右二)扫墓后留影

  1982年8月,《重庆日报》在头版头条的一篇重要文章中,郑重宣布了重庆市委组织部的决定:为地下党老党员陈联诗同志平反并恢复党籍,党龄仍从1928年入党算起。

2003年10月电视连续剧《双枪老太婆》剧组

为廖玉璧、陈联诗墓敬献花圈

  陈联诗的经历,为世人留下了一个伟大女性的成长足迹,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光辉的革命榜样,我为我们的党能培养出这样的优秀儿女感到自豪,她是岳池的儿女,也是我们岳池人的骄傲!

2019年广安市和岳池县干部群众

参观廖玉璧烈士、陈联诗同志事迹展览

  我们要发扬革命先烈遗志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!

本文作者陈人熙近照

 

  【作者简介】陈人熙,女,1939年出生,四川省岳池县罗渡镇人,中共党员,1959年毕业于重庆第一机械制造工业学校(现重庆理工大学)。曾在哈尔滨市国营四二三厂、辽宁省计量标准局、四川省德阳市计量标准局(现德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)工作,先后任技术员、工程师、主任科员。1994年退休,现居四川省德阳市。

(责任编辑:宋在军)

联系电话: 监督电话:13311535990 投稿邮箱 chinajcdj@sina.com
中国基层党建网 | 关于我们 | 官方微博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
欢迎您投稿|
中 国 基 层 党 建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